首 页 妇联概况 妇联动态 妇女发展 维权之窗 关爱儿童 巾帼志愿 和谐家园 妇儿工委 女性社团 党建园地 资料中心
今天是: 站内检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
 >> 和谐家园 >> 和谐动态
我家这40年:我家的“今非昔比”
日期:2018年08月29日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
泰州市高港区胡庄镇人民政府田珍丽
    每个人的生活,对于别人而言,只不过是个故事。
    1991年,在一间低矮、破旧、漏雨的瓦房里,一声嘹亮的啼哭预示着一个小婴儿来到这个世界,那就是我。殊不知由于我的出生带给这个家庭无止尽的黑暗。奶奶重男亲女,父亲愚孝无知,刚出生的我长达九天没有吃一口奶,喝一口水,每天只是不停的嚎哭,母亲才生产完不能下床,心里着急而无可奈何,只能陪着我哭,索性我大难不死,但却给母亲带来终生的伤害。出了月子的母亲开始觉得视线模糊,眼睛干涩难忍,到上海、南京等大医院均被告知视神经萎缩、眼底黄斑变性,在当时属于绝症,快则三年必拿竹竿走路。雪上加霜的是奶奶提出分家,她要照顾大伯家的堂哥,无暇顾及我这个孙女。于是父母带着三个月大的我四处奔波,但凡听到哪里有传言可以医治,便不远千里前去寻医求药,寒来暑往,便花光了父母的的所有积蓄。
    2000年,我十岁,父母借遍所有的亲戚终于翻建了一间瓦房,而在五年前奶奶得了鼻癌,卧床不起,父母秉着一颗孝心将她接来,端茶倒水、洗衣擦身,任劳任怨的服侍了五年,也许是父母的孝心感动了她,也许是也许是社会大环境感染了她,在她临终前,她拉着母亲和我的手说是自己错了,不该重男亲女,害了母亲和我的一生。
2010年,我二十岁,母亲双眼视力只有0.09了,父亲一个人忙里忙外,难免会发脾气,一时间家里愁云笼罩。后来村里得知情况后,专门派人来家里了解情况,并为母亲申请了残疾证,享受国家残疾补贴。同时因为缺乏劳动力,在流转土地上也优先考虑有我家田地的地块。
    2013年,我二十三岁,家里的土地基本都流转出去了,每年土地流转金就有几千块钱,母亲重残低保每个月也能拿到几百元,父母之间再也不会为了种田、家务而吵架了。母亲经常说,要感谢共产党,没有共产党,像我们这样的残疾人是根本生存不下去的。
    2018年,我二十八岁,四年前与相识8年,相知6年,相恋4年的男友结婚,如今已有一个三岁的宝宝,恰逢国家调控房价,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,而不是炒了。抓住时机,赶紧按揭买了一套房子,尽管背负一身的债,化身房奴,但是我更有工作的激情和奋斗的目标。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首页 | 妇联概况 | 妇联动态 | 妇女发展 | 维权之窗 | 关爱儿童 | 巾帼志愿 | 和谐家园 | 妇儿工委 | 女性社团 | 党建园地 | 资料中心
地址: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港城路8号
Copyright © 2014 泰州市高港区妇女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.
咨询热线:0523-86966064    传真:0523-86966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