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妇联概况 妇联动态 妇女发展 维权之窗 关爱儿童 巾帼志愿 和谐家园 妇儿工委 女性社团 党建园地 资料中心
今天是: 站内检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
 >> 和谐家园 >> 和谐动态
我家这40年:藏在房子里的四十年
日期:2018年08月29日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

泰州市汪群初中苗淼
    我家这四十年的变化实在是大,方方面面数不清,桩桩件件道不完。如何将这变化中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呢?我犯了难。直到那个电闪雷鸣的夜晚……
    那天半夜,突然电闪雷鸣。我睡得迷迷糊糊,光着脚跑到电视柜前,伸手往电视柜上方摸。手在半空悬了片刻,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荒唐。住了近二十年的旧房子,但逢下雨,总是要第一时间查看家里最值钱的电视机会不会淋到雨的。
    我这是条件反射了!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条件反射让我灵光一闪,我家四十年的变化,不就藏在房子里么?
    在我的记忆里,我家的房子经过几次变迁。
    我对最早住的房子,记忆不深。唯一的记忆是雨过天晴的夏日午后,祖母抱着我坐在门口,看鸭子们在水洼里洗澡。阳光照在积水上,折射出的密密匝匝的光线让房子泛着金灿灿的光。
    后来从祖母那里我才知道:哪里有什么金灿灿的房子噢,那其实就是一座小小的芦苇棚。冬天不避风,夏天不透气;到了梅雨季节,浸饱了水的芦苇棚还会散发出一股腐草味儿。我的祖父祖母啊,就是在这样的芦苇棚里生儿育女、奉养老人。
    芦苇棚变瓦房,是我三四岁的时候。祖母说,因着改革开放分田到户,我们家攒了十余年的卖粮钱,终于还清了给祖父治病欠下的外债,还余了些钱着手砌瓦房。 
    我家的瓦房与旁人家的不同,只有三面墙。祖母说,当时手头不宽裕,便跟邻居打了个商量,东面省了堵墙,紧贴着邻家的墙面用一根根梁木支撑着屋顶。
    与瓦房相伴的时光,有几幅画面尤为清晰,跟风有关,跟雨有关,跟雪有关。
    我跟着祖母睡东屋,起风的晚上,总会感到有风窜进房间,若是风大些,便会吹得顶在蚊帐上的油纸发出微微的响声。
    蚊帐上铺油纸是有缘故的,一来挡灰,二来挡雨。瓦房有灰,司空见惯;瓦房漏雨,则是雨天的“专利”,尤其是夏天。夏天的雨来得急来得猛,瓦房排水不及,便会有雨漏进来。雨滴落在盆子里,落在油纸上,叮叮当当,滴滴答答,在年幼的我听来,不甚美妙。
    夏天除了听雨,排水也是一桩要事。因为屋内地势较低,一到下大雨,汩汩的积水便从门槛下方渗进屋里。我和妹妹会在屋内门槛下挖上一个深坑积水,然后泼出去。往往是积水过快,排水难继。然而,少年不知愁滋味,反反复复舀水、泼水,却也玩得不亦乐乎。
真正为老瓦房感觉到担忧,是我高三的时候。那年年前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,我踩着厚厚的积雪回家时,正看到祖母坐在屋外。原来,瓦房老了,屋梁喝了这么多年的天落水,也不结实了。空巢在家的她,总是白天坐在屋外,晚上等得邻居下班回来帮着推了屋顶的雪,才敢进屋。
    看着年迈的祖母,我鼻子发酸,眼眶发热。重新盖房迫在眉睫,可祖父去世,祖母残疾,外出打工的父亲赚点钱支付我和妹妹的学费后,所余不多,想要盖新房,哪来的钱呢?我拿着铁耙爬上屋顶,推下厚厚的积雪,心塞得紧。
    好在,这样的困境并不长。父亲得了村长的指点,跟着技术员学技术,承包农田种药草。在种药草的三年里,技术员上门指导,村里资金补助,再加上父亲吃得苦,终于攒够了些钱盖新房子。
    大三那年,新房子落成。犹记得回家那天,我家的楼房正好封顶。父亲跟亲戚们站在院子中央,我陪着祖母坐在院角。
    这时候,老村长带着盖房补贴进了院子。
    “老姐姐啊,房子盖好了,也到您享福的时候喽!”
    “都享福,党的政策好,咱们都享福!”
    祖母握着老村长的手,笑着笑着就哭了,哭着哭着又笑了。那个冬日午后啊,阳光暖了房、暖了我们一家的心。
    现在,楼房建好近十年了。祖母年纪越来越大,身子骨却硬朗,没事打打小牌,串串门;父亲也越忙越起劲,他拾起了老本行,弄了个制衣小作坊,生意不错;至于我和妹妹,都有了一份好工作,一个好家庭。
    这就是我们家房屋变迁的故事,芦苇棚变瓦房,瓦房变楼房;就是我们家由贫至富的故事,改革开放好政策,农业产业化好引导。我相信,类似的故事定然发生在中国的角角落落,发生在每时每刻,因为时代发展快,党的政策好,而好时代的好政策正惠及着千家万户每一个人。

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首页 | 妇联概况 | 妇联动态 | 妇女发展 | 维权之窗 | 关爱儿童 | 巾帼志愿 | 和谐家园 | 妇儿工委 | 女性社团 | 党建园地 | 资料中心
地址: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港城路8号
Copyright © 2014 泰州市高港区妇女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.
咨询热线:0523-86966064    传真:0523-86966946